笔趣阁 > 玄幻ag现金注册|官方 > 剑道毒尊 >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瞬废!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瞬废!

  “三十息,将城门攻破。”

  嗜血红莲傲立虚空,身形巍然不动,然其意志却在此时瞬间下达了命令,一念之间,便见周围虚空一阵颤荡,一道道虚幻的身影逐一浮现。

  这些被称为“活死者”的血刹魔界超凡战力,每每征战之时都会随嗜血红莲出战的几十名神秘修者,此刻横渡虚空,几乎转瞬间便横飞至每一名守城修者的身后或面前,手起刀落,毫无压力的情况下,便瞬间解决掉了这里的守城修者。

  同一时间,嗜血红莲后方的近百名天命境顶尖强者一闪而过,几乎是在胧月神界援手赶来的瞬间,便联手将胧月圣城的城门彻底毁去!

  轰——

  原本辉煌且月芒闪耀的城门,此刻极度扭曲着,再然后,伴随着一声震爆,这扇存在了近千年的古老城门瞬间化作齑粉,漫天飘洒下来。

  亲眼见到这一幕,那些刚赶来的胧月圣城强者顿时目眦欲裂,胧月圣城是他们的地盘,而这一扇千年城门,更是他们千年间维持许久的脸面!

  可现如今,这一扇如同“脸面”的城门,却被人以最果决、也是最狠戾的方式彻底毁去……

  “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闯我胧月神界不说,居然还胆敢毁我城门,找死!”

  首当其冲的,赫然是曾经与苏玄见过一次面的月慕白。

  一袭蔚蓝色衣衫,衣袖间则是有着几缕月芒印记,以及他眉心间象征着界域太子的特殊饰品,都将此人的气质衬托的格外缥缈出尘。

  若是不认得此人,苏玄估计还真会以为又是一个顾长留出现了。

  可苏玄心中却清楚得很,当日对夜怜星怀有好感的,便有这月慕白。

  于情,算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于理,更是他的父亲直接害得夜怜星失踪不见,不论因何原因,苏玄此行都绝不会放过此人。

  尤其是嗜血红莲,在它观察到,苏玄目光一直持续注意着月慕白时,便一句话未说,单掌摊开,向前一抓,便直接将原本浮上半空,衣袂飘飘的月慕白提到了面前——

  “你……”

  话未说完,便被嗜血红莲一掌扇到了苏玄的面前。

  对于它而言,除了苏玄这样的存在以外,其余人若非是一界之主,压根没有与自己交谈的资格!

  这一掌扇下去,更是令月慕白脑海中一阵嗡鸣,眼前忽明忽暗,持续了许久,他才勉强甩了甩脑袋,恢复了清醒。

  结果这一抬起头,便看到了一双冷冽的眼眸,再往上看,赫然看到了苏玄的轮廓!

  “是你!”月慕白咬着牙,见到眼前的苏玄,记忆一瞬间便浮上了心头。

  那日自己独自离开神界,前去寻找夜怜星时,便曾见过苏玄一面。

  那时苏玄实力极弱,而且又像是一个晚辈,因此月慕白压根就没将苏玄放在心上。

  可今日攻城的,赫然就有苏玄在列!

  即使再愚蠢,月慕白也能明白过来了,因此他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之后,冷冷注视着苏玄,开口道:“你引来这些家伙,毁我神界城门,意欲何为?”

  “让你父亲出来见我,迟一时,便废你一成修为。”苏玄淡淡道。

  一听此言,月慕白瞬间便气笑了。

  自己是什么身份,对方又是什么身份,况且……现在的自己即将突破天命境八品,可面前的这个家伙,却只有天命境四品修为,如此大的差距下,竟也敢对自己出言不逊?

  “就凭你?还想见我父亲?简直是痴人说梦,另外,你既敢辱我神界,就要敢承受我神界的怒火!”

  在月慕白的眼里,苏玄就是一个修为远远不及自己的蝼蚁,想要捏死这一只蝼蚁,皆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因此,当他抬起手,掌心间月芒浮现时,他已经想到了苏玄的下场。

  “这一掌,我便要你再也爬不起来,在本少眼前,你永远都是一条狗,一条废狗!”

  月慕白掌速极快,话音刚刚响起,手掌便猛然轰向苏玄,却全然忘记了,就在他们的后方,嗜血红莲一直都在冷眼旁观。

  如若不是特地留给苏玄来解决,估计这时嗜血红莲早已自己出手镇压月慕白了。

  “嘭!”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倒是月慕白自己,此时竟连续倒退了近三丈远,而反观对面的苏玄,却是丝毫未动,就连衣袖都未皱一下,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月慕白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他顿时冷然喝道:“莫要以为身藏至宝,便可以一世无忧了,你能抵挡本少一击,却挡不了本少一世!”

  “这一次,本少必废你双手!”

  然而这一次率先动的,却并非是月慕白,实际上当他话说了一半时,苏玄就已经动了!

  月慕白的眼中,只看到一个身影快速闪过,然而下一刻,自己的双臂却突然间不能动了。

  再看,苏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的侧面,并且掌心间还跃动着一丝丝寒气,令月慕白一阵呆滞……

  “奇水之力!”

  终于,当他认出奇水的瞬间,赫然发现自己的双臂居然率先被苏玄废掉了!

  也直到这一刻,远远在另一端观战的胧月神界强者,才发现不对劲了,他们立即火速赶来,迅速将月慕白护下,目光冷冷的望着苏玄,周身杀意涌动。

  月慕白乃是胧月神界的太子,更是月天崖最重视的人,如果月慕白出了什么意外,谁也想象不到月天崖会变成什么样子!

  月慕白此时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实在想不通,为何与自己实力明明相差那么多,结果苏玄却借助奇水之力废了自己的双臂!

  若不是还要维持那可笑的尊严,他早就忍不住拼死冲上去与苏玄一战了……

  “活死者、嗜血红莲,你们血刹魔界究竟要做什么?”

  月慕白的身前,是一位胧月神界的白发老者,此时他眉头深皱着,看向嗜血红莲,质问道。

  若非是月天崖还有重要的事在忙,现在又有谁敢动月慕白一根汗毛?!

  他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要在月天崖到来之前,拼死护住月慕白,不让这位胧月神界太子再受任何伤害。

  嗜血红莲仍旧一言不发,继续看向苏玄。

  察觉到目光,苏玄则缓缓道:“同样的话,我再说最后一次,如果胧月神界的界主还不出来见我,那便先从他开始,先杀了他,然后杀了你们,最后将你胧月神界彻底从南域中除名!”

  一想起夜怜星因为这对父子二人,可能现在还处在格外凶险的环境下,苏玄的心绪便再也难以平静,说话间,他周身开始缓缓涌现出漆黑无比的灵力,轮回珠的气息也开始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