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ag现金注册|官方 > 魔邪之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隐秘

第六百五十七章 隐秘

  “北宫家主,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看到秘境内的镜像,我想知晓是谁杀了季英!”

  冥海阁阁主起身向着北宫凉行了一礼道。

  其他人脸色微动,冥海阁阁主所言也是他们所想的。

  他们自家子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同阶之中少有敌手,其中甚至有些是禁忌者,如果说是陨落在秘境妖族魔物手中他们定然不信。

  也只有同为俊杰的人才能够让他们来不及脱离秘境,就被杀死。

  北宫凉轻轻睁眼,看了一眼冥海阁阁主,“秦阁主的心情我并非不知,不过规矩就是规矩,现在我的三个儿子和女儿都在其中,即使是他们死了,我也不会……”

  咔嚓!

  突然,北宫凉耳边出现一声清脆的响声,他脸色猛地一变。

  “家主,家主,大公子的魂牌碎了,就连保留的那丝魂魄也消散了!”

  一个管家冲冲忙忙跑了过来。

  要是平时,身为北宫家的管家,他也不会如此失礼,但现在可是北宫凉的长子北宫无的魂牌碎了,由不得他不慌张。

  众人向着脸色黑了一下的北宫凉投来古怪的目光。

  魂牌碎了,连魂牌中那丝魂魄也消失了,说明北宫无面对的绝对不是被那些俊杰所杀,至少得有锁天魂之境才有这个本事杀掉北宫无的同时,隔空毁掉他魂牌里的那丝魂魄。

  如果有那丝魂魄,以北宫商盟的手段还有可能复活,但现在吗……

  众人都感受到了北宫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诸位,我北宫凉是个商人,讲诚信,说一不二,尽管我对我儿的身亡感到悲痛,但依旧会遵守规则。”

  北宫凉声音恢复平静,展现自己锁天魂强者的气度。

  其他人虽然嘴上纷纷称赞,但心里却不由嘀咕诽谤道。

  ……

  “咳咳……不愧是十七玉组织,即使找不到我的行踪也能对我发动攻击。”

  北宫无,不现在应该说是吴尊,前血月玉之主文卫杰轻轻抹了抹自己嘴角乌黑的血渍。

  他之所以能够隐藏自己的行踪,让天演子这样擅长推演的天人境绝世强者都找不到,除了仙庭在安排他混入十七玉组织时,就给他的九纹诡兵隐秘以外,还有他这招诡法寄生大法的功劳。

  隐秘这件九纹诡兵正如其名,九道诡纹皆是隐秘诡纹,传闻中为了打造这件诡兵聚集了三十六位擅长隐秘诡纹的炼器师,打造了八百八十八年才得以炼成。

  隐秘一炼成,就经受了天地考研,形成了自己的兵魂。

  不过由于九道诡纹皆为隐秘,这让隐秘彻底失去了化作人形,晋升绝世的机会。

  但即使如此,仅仅在隐秘一项上,隐秘近乎达到了规则的地步,这个世界上估计除了世界本身以外,根本没人能够找到它的行踪。

  “不过我毕竟不是绝世诡兵,一旦认主,主人就会成为我唯一的破绽,这也是十七玉组织虽然找不到你,但能设法攻击你。”

  隐秘的兵魂出现在吴尊前,年轻男子模样,二十八左右,一头黑色长发,若隐若现。

  “原来如此,不过不要紧,我现在的目的已经达到,我已经通过寄生大法来到这秘境,只要再将东西交给仙庭安排进来的人就完成我的任务了。”

  吴尊嘴角轻轻一勾,虽然情况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在受到伤害的一瞬间,他将所有伤害都转移到了北宫无身上,他只受到了很小一部分伤害,只需要炼取一些血肉和魂魄就能恢复过来。

  这种东西,现在秘境中很多,还是高品质的,而且还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真是一个好地方呀!”

  他的身影缓缓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

  “失败了吗?”

  轮回子淡淡看着自己眼前破碎的研磨。

  “看来吴尊身上那件诡兵品质比我们想象的要高,至少得是九纹诡兵才能让吴尊有机会提前应对轮回子大人你这招诡回·死。”

  天演子也瞥了一眼破碎的研磨淡淡道。

  她知道这研磨只是普通之物,真正厉害的是轮回子的诡回·死。

  这招诡法能够直接用对方的一丝魂魄气息,让任意之物相当于对方本身,只要破坏了这件物品就能杀死对方。

  这是一招极为恐怖的诅咒类诡法,本身有伤天和,非大能者不可用。

  “本来也只是试一试,成功可喜,失败也无憾,现在只有看青风子了,我们再出手估计仙庭那些老家伙也会坐不住了。”轮回子叹了口气。

  “万一血月玉真的落入仙庭,对我们十七玉组织可是件难以想象的灾难,不仅降临其他世界会变艰难,仙庭还可以通过十七玉对我们十七玉之主进行追踪。”

  天演子眉头微微一蹙,这也是为什么十七玉组织会如此大动干戈的原因。

  所谓组织的机密是小,血月玉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十七玉本为一体,只要得其一,就能感知到其他十六块玉的行踪。

  “不要这么悲观,且不说血月玉还未落入仙庭手中,即使仙庭真的得到了,他们能够追踪我们,我们同样能够反过来找到他们的行踪。”轮回子轻笑道。

  ……

  “好强……”

  林凡看着站立在半空的剑心,眼中露出羡慕的目光。

  要是他有这种实力,他的妹妹也不会受到这种苦了。

  “很羡慕吗?”

  月生来到林凡身边,裂了裂嘴问道。

  “月……月兄……”林凡被吓了月生吓了一跳,本想喊月生阁下,但想起之前月生的话,顿时转口。

  “剑心姑娘可是天之骄子,我虽然羡慕,但也不敢奢望达到这种境界,只要有剑心姑娘的十分之一我就满足了。”林凡苦笑道。

  月生瘪了瘪嘴,眼睛瞪得林凡有些头皮发麻。

  “怎么了?月兄?”林凡不由缩了缩脖子,被月生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给震慑到了。

  “没什么?只是月生大爷相信你肯定能够办到的。”

  月生拍了拍林凡肩膀,让他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左肩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