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ag现金注册|官方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1.血石传承--为雪走^_^兄弟加更【8/8】

41.血石传承--为雪走^_^兄弟加更【8/8】

  尤利西斯血石,这是血石家族当代的家主,也是猎魔人六大学派中,目前狮鹫学派的首领。

  他活跃的时代是在18世纪与19世纪交接的时间,还曾参加过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当然不是以士兵的身份。

  他活跃在战争的阴影中,捕猎那些参与到战争中的异类恶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他还加入了盟军,专门对付nacui德国麾下的黑巫师团体图勒社团,与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率领的咆哮突击队合作过很多次,和佩吉卡特女士是很好的朋友。

  在战后,他还作为战略科学军团的神秘事务顾问,在世界各地寻找并且铲除作乱的异类。

  在80年代的时候,他终于打够了仗,也厌倦了冒险,于是选择退休。

  他回到自己在法国的家,和妻子生育了女儿

  也就是艾尔莎。

  不过属于他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1990年的时候,他得知了血石家族永恒的敌人,传奇吸血鬼德古拉再次复苏的消息,于是他前往罗马尼亚,前往德古拉在上一个时代被封印的地点,试图趁着德古拉虚弱的时间,再次封印这危险的传奇吸血鬼。

  但他失手了,德古拉开始逃亡,尤利西斯返回家族,带上了家族秘传的圣遗物,开始追捕传奇吸血鬼,直到他在硫磺港被德古拉击败为止。

  尤利西斯大师绝对是当代最强大的猎魔人之一,他对于猎魔人法印的研究与使用非常精通,传奇猎魔人白狼杰洛特也曾在梅林面前称赞过尤利西斯的战技,他虽然在德古拉手里收获了一场失败,但这并不算是耻辱。

  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位恢复了力量的传奇吸血鬼,这样的对手,在正常情况下,是需要数个传奇猎魔人一起动手,才有可能剿灭的对手。

  现在,身受重伤的猎魔人大师躺在吸血鬼的庄园里。

  他面目憔悴,本来打理的很整齐的头发也在长期的监禁中被弄得非常散乱,那很美观的络腮胡也因为要清洗脸部伤口的缘故,被重新打理了一番,让他看上去年轻了一些。

  他脸上和脖子上残存的狰狞伤口,以及左眼上的眼罩,都代表着他刚刚从一场灾难中解脱出来。

  “艾尔莎,过来。”

  在半魔戴蒙和他的妹妹萨塔娜的注视中,躺在床上的尤利西斯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在看到自己的女儿带着猎魔人们冲入黑暗尖塔,将被德古拉囚禁起来的人们释放出来的那一幕之后,尤利西斯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血石猎魔人,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负担起家族传承的重担了。

  而正在炼金台前配置着炼金药物的艾尔莎听到了父亲的呼唤,她回过头,对自己的父亲说:

  “稍等一下,爸爸,改良版的黑血药剂就快配置好了。”

  “我的朋友莉莲给这药剂里添加了几种新的成分,在保证了黑血药剂对吸血鬼克制的同时,也减弱了它的毒性,它会彻底治好你的。”

  “不,艾尔莎。”

  尤利西斯咳嗽了一声,他说:

  “这些可以以后再说,过来,我的女儿,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艾尔莎看着父亲严肃的表情,她将手里装着绿色液体的试管递给身边的阿尔贝特,然后拂了拂自己桔色的长发,走向自己的父亲。

  “拿着它!”

  尤利西斯将手里的圣银锁链递给自己的女儿,稍显冰冷的水晶十字架吊坠被放入了艾尔莎的手心中。

  血石小姐看着手里的吊坠,她看着那散发着光芒的十字架,她立刻意识到,这东西,就是她家族代代传承的圣物。

  无尽轮回,她的祖先们为了克制传奇吸血鬼德古拉,而竭尽全力制作出的神圣武器。

  一把数次杀死了德古拉的十字架战锤。

  一把传奇的武器。

  “我失败了,我的女儿。”

  尤利西斯血石靠在床头,他有些唏嘘的握着女儿的手,对艾尔莎说:

  “很抱歉,我要将这样一个沉重的命运交给你,我的艾尔莎。身为父亲,我不希望你以战士的身份出现在危险的德古拉眼前,但作为一名猎魔人,这却是你和我都无法逃避的责任,只有血石家族的人才能激活无尽轮回,也只有我们在使用它的时候,才能让它迸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尤利西斯轻声说:

  “这把圣物汇聚了先祖的誓言与意志,当它接触到德古拉污秽的血液,无尽轮回中的封印力量就会开启。这把武器会强行切断德古拉和血河之间的联系,但只有很短的时间,我的女儿。”

  “你和你的朋友们必须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击败德古拉,将他的骨灰封存于暗无天日的墓穴或者干脆彻底毁掉,将它从这个时代驱逐回死亡的世界。”

  “但这只是个轮回。”

  老血石叹了口气,他对自己的女儿说:

  “德古拉总会苏醒,也许是几十年后,也许是几百年后,他操纵着不死血河的力量,而不死的血河也在寻觅着自己的主人,这就像是个宿命与诅咒一样缠绕在血石的血脉之上,从我们的祖先第一次封印德古拉之后,每一次他的苏醒,都会被血石阻止。”

  “我们一直在寻找德古拉的起源,以期能彻底结束这种没有尽头的轮回,但很抱歉,我的女儿,你的父亲我是愚昧的人,我也没能堪破这轮回的秘密,但我有种预感,这个谜团会在你手中得到解答,而血石的宿命,也将在你手中被终结。”

  “呋”

  艾尔莎握紧了手中稍显冰冷的十字架,她长出了一口气,她对自己的父亲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说:

  “别为此内疚,父亲。”

  她说:

  “从以血石之名诞生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继承了家族的使命。这确实是一份沉重的责任,但它并不让人感觉到恐惧,它是正确的事情,是伟大的事业,每一代血石都为此奉献出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荣誉,我很荣幸能接过这份责任。”

  “就像是灾难与恐惧从不会停下污染世界,我们也不会停下阻止与拯救的事业。”

  艾尔莎拍了拍父亲的手,她对父亲说:

  “每一次德古拉苏醒的时候,都会有一名血石站在他面前。他想要伤害这个世界,就得先跨过我们的尸体”

  “听上去真是惨。”

  站在一边的萨塔娜小声对自己的哥哥说:

  “这个家族的人是不是脑子都有些不正常?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离传奇吸血鬼越远越好,但他们却反其道行之,将阻止德古拉视为他们家族的使命”

  “听上去确实有些莽撞以及不可思议。”

  戴蒙小声回答着自己的妹妹,他说:

  “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真的是这么做的。”

  “据我所知,血石家族在千年前可是个大家族,还和中世纪的王室有些关系,但现在,你看看,正统的血石就只剩下了我们眼前这对父女,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家族中很多极有天赋的猎魔人,确实都是死在阻止德古拉复苏这件事情上的。”

  “他们真的在履行那个誓言,我的妹妹,这些羸弱的凡人将一个承诺与使命代代相传,以鲜血和牺牲维护家族的存在与荣誉虽然送死的行为并不睿智,但他们的坚持确实值得尊重。”

  萨塔娜耸了耸肩,这个半魔姑娘并不想和自己的哥哥聊这些关于坚持与传承的问题,她看着在和父母说话的艾尔莎,她小声说:

  “这世界上有一个专门和德古拉作对的血石家族,难道就没有一个专门和我们那癫狂的老父亲作对的家族吗?”

  “很遗憾,并没有。”

  戴蒙叹了口气,他说:

  “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一个家族的话,我们两该省掉多少麻烦啊。”

  “无尽轮回属于你了,我的女儿。”

  尤利西斯拍了拍艾尔莎的手,他对艾尔莎说:

  “从今天开始,你,艾尔莎血石,你将成为血石家族的新一任家主,你将有权支配家族的一切。”

  对于血石家族的人而言,无尽轮回并不仅仅是一把武器那么简单,它还代表着更重要的意义,它还是家主的象征。

  虽然正如戴蒙所说,这个曾经繁盛的家族,现在只剩下了尤利西斯和艾尔莎两个人了。

  所以这个家主的名号,也只是听上去威风一些罢了,并没有太多实际的意义。

  “砰”

  密室的房门再次被推开,妮莎玛基诺斯快步走入密室中,这个吸血鬼少女带着畏惧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尤利西斯血石,在过去一百多年里,尤利西斯血石对于吸血鬼的追杀让他成为了吸血鬼的一个梦魇,就连远在波兰出生的妮莎,都听说过吸血鬼猎人尤利西斯的恐怖传说。

  但命运就是如此奇特,最少在现在这一刻,她和儿时的梦魇居然成为了盟友,他们联起手,在对付另一个吸血鬼始祖德古拉。

  “刀锋传回了消息。”

  妮莎对房间中的猎魔人们和两个半魔说:

  “德古拉被困在了一个叫地狱边境的地方,他短时间内无法脱身。刀锋还带回了梅林先生的指令,梅林先生要我们抓紧时间,配合神盾局的地面部队,肃清硫磺港里所有归属了德古拉的势力。”

  “以及,我们得赶在德古拉突破束缚之前,杀死他最危险的追随者,阴影之裔查德玛诺。”

  “很好。”

  戴蒙活动了一下手指,一团地狱之火在他指间跳动着,这个阴霾的半魔说: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谢谢德古拉先生最近一段时间的‘招待’了。”

  “但你现在的力量,去地狱边境找德古拉只能是去送死。”

  戴蒙的妹妹萨塔娜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哥哥的胡言乱语,她扭头对妮莎说:

  “我和我的哥哥会去硫磺港协助你们。”

  “我也去硫磺港。”

  完成了强化版黑血药剂配置的猫派猎魔人阿尔贝特将要药剂瓶递给血石夫人,这个金发姑娘语气平静的说:

  “我可以加入到突袭查德的行动里,那是个新晋的传奇吸血鬼,我们需要一些强力的战友配合,才有可能击溃他。”

  “你们都去硫磺港吧。”

  艾尔莎看着父亲喝下黑血药剂,然后进入了痛苦的净化中,她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臂,她对其他人说:

  “我去地狱边境,梅林需要我的帮助。”

  “你知道怎么去吗?”

  萨塔娜说:

  “要不要我送你过去?那地方依靠普通的方法可到不了。”

  “没关系,我知道的。”

  艾尔莎对萨塔娜笑了笑,她说:

  “梅林告诉过我去那里的方法,只需要打开一扇门”

  说着话,艾尔莎扭开了密室中通往杂物间的门,下一刻,在戴蒙略显惊奇的注视中,她就消失在了杂物间的通道里。

  “呋”

  半魔舒展了一下身体,他回头对自己的妹妹说:

  “那就走吧,萨塔娜,让我们去杀一些吸血鬼出出气。”

  ——————————————

  “嗡”

  艾尔莎越过杂物间的门,就出现在了神秘屋的大厅里,和她身材很像,穿着燕尾服的女管家玄兰正在大厅中等着她。

  伴随着艾尔莎的前进,玄兰一眼就看到了悬挂在艾尔莎手臂上的锁链和吊坠,她略带惊讶的说:

  “无尽轮回你们找到它了?”

  “嗯?兰,你也知道这个吗?”

  艾尔莎抬起手,那水晶的小十字架在她手腕下晃动,在神秘屋的光芒中反射着内敛的七彩光晕。面对艾尔莎的问题,玄兰笑了笑,这个灵一边帮助艾尔莎打开通往地狱边境的门,一边对艾尔莎说:

  “当然知道,实际上,无尽轮回被铸造出的那一晚,我就在旁边观看着。它是达芬奇主人,专门为血石猎魔人制作的武器,无尽轮回牺牲了一切罕见的特性,将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了对德古拉的封印上。”

  “也许在面对其他异类的时候,无尽轮回只是一把足够坚固的魔法武器,唯独在面对德古拉的时候,它才会显示出自己恐怖的特性与手持无尽轮回的勇士战斗越久,德古拉就越虚弱,这是他天生的克星。”

  玄兰将戴上了兜帽,披上了轻甲的艾尔莎送到任意门门口,她轻声对艾尔莎说:

  “它需要接触异类鲜血才能被激活真正的形态所以我会把你直接送到德古拉身边,注意别被他咬到了。”

  “好的,兰。”

  艾尔莎握住了手里的水晶十字架,就像是握着一把飞镖一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身边的玄兰说:

  “我准备好了。”

  “送我过去吧,我可不能让梅林再孤军奋战了。”

  s:

  本次加更到此结束啦~老路在此求个月票,以及最近降温严重,大家注意多穿衣服,别冻着了~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下个月继续,哦,对了,还有个事情,我在思考,下个月的加更是一天之内放完,还是像这个月一样,分成两次发,虽然总数一致,但放在月末来一发的话,也许能让每个月的月票再多一点总之,大家给个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