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ag现金注册|官方 > 帝国吃相 > 第1573章 寻找接盘侠

第1573章 寻找接盘侠

  转眼两日过去,陈旭回到太师府养伤,始皇帝专门安排了一队御医太医负责住在太师府照顾。

  而在礼部的操持下,扶苏的葬礼也在同时进行。

  灵枢停放在太庙,文武百官、卿侯勋贵、各界名士、百家门徒、富豪商贾、平民百姓等社会各阶层全都前去吊唁,陈旭无法亲自前去,特意安排水轻柔、嬴诗嫚、蒙婉还有王青袖代替自己前去祭拜,而陈府长子抟横空出世,不仅让整个侯府欣喜激动,更是让始皇帝也欣喜不已,亲自带陈抟去皇宫,赏赐了一大堆东西。

  幼子篡位,长子亡故,数十位卿侯重臣参与谋逆,这件事对始皇帝的打击非常大,但总归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帝王,心如磐石一般坚强,短短两三日便已经几乎从愤怒和伤痛之中恢复过来,三省六部也在蒙毅和冯去疾两位上卿的操持下慢慢恢复正常秩序,而经过一轮抓捕之后,咸阳的气氛也在扶苏葬礼的伤痛之中慢慢平静下来。

  停灵七日,扶苏正式下葬,灵枢用四马拉乘的太子车驾运送,三千禁军护送,子婴和晨曦披麻戴孝扶灵相送,满朝卿侯官员皆都跟随,数十万民众夹道伏拜,经幡绵延数里,哭号之声响彻整个渭河两岸。

  扶苏葬在距离始皇帝的骊山陵寝不远,虽然陵寝是匆匆修建,但规模不小,占地足有百亩,因为是太子葬礼,各种陪葬品也无计其数,陶俑车马,瓷器玻璃,金银珠宝,玉器绸缎,都是按照太子礼制整车整车投入陵墓之中,运送灵车和陪葬品的牛马牲畜统统宰杀之后一起殉葬,数量达到数百头。

  葬礼毕,在十万修建骊山陵寝的刑徒工匠参与下,墓室合拢,陵寝封土,打造各种镇守陵墓的石兽和墓碑等等,但这已经都是后事,与葬礼无关。

  时间转眼就是十月。

  秦历建亥,十月一日为新年初始,标志着始皇帝迎来了他第三十七个执政年。

  而这也标志着陈旭为大秦续命的策划和理想已经迈出了崭新的一步。

  因为历史上的这一年十月,胡亥已经登基称秦二世。

  新年新气象,虽然许多咸阳民众还沉浸在太子葬礼的忧伤之中没有完全恢复,但对于大秦朝廷来说,一切和往年没什么不同,一大早在卯时钟声响起之后,始皇帝亲自带领满朝文武和王侯公卿,在数十万百姓的见证下在太庙举行新年大祭。

  大祭结束之后,百官再次聚在朝议大殿商讨一年一度的新年安排。

  在这个隆重而特殊的日子,伤势恢复良好,伤口已经拆线的陈旭自然也参加了新年大祭和朝议,不过全程都是被一群宫人用一辆轮椅推着参加的,甚至上朝都是宫人抬着坐上太师椅的。

  朝议第一件事,始皇帝再次下诏封皇长孙子婴为太子,尊其母王瑛为太子太后,因为子婴还未成年,太子府一应开销和幕僚属臣皆有少府暂时执掌,陈旭加封太子太师,责令礼部加紧筹备太子仪仗。

  扶苏的死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子婴封太子,照样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惊讶之余更多人表现的是兴奋和激动。

  看来始皇帝已经吸取了不早立太子而导致的祸乱,这一次早早便将此事安排下来。

  虽然子婴封为太子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因为其上还有十多位还未分封的公子,但始皇帝一言九鼎,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胆敢反驳。

  而子婴封太子的事尘埃落定,陈旭也终于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至少在眼前看起来还是如此。

  在始皇帝下旨封子婴为太子之后,陈旭立刻提请为太子举行婚礼进行冲喜,以一场盛大的喜庆之事来为大秦这个与众不同的新年迎接吉运,同时也是驱除皇宫这场史无前例的变故带来的慌乱和惊恐,借此平息皇族、公卿、官员和平民百姓对这场伤痛的记忆。

  陈旭的提议得到始皇帝的大力支持,因为陈旭一说,皇帝才猛然想起来,当初巡游吴中的时候,的确给子婴找了一个嫡亲的表妹,楚王后裔楚佩云。

  于是始皇帝再次下旨,召礼部官员将早已送到咸阳的熊心一家人接到朝议大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亲自下旨赐婚,将楚佩云许给太子子婴为妻,如若不出意外,楚佩云就是未来大秦的皇后。

  满朝文武公卿无数人心存羡慕嫉妒恨,对这一家人飞来的这份荣华富贵表示了各种恭维之情。

  消息传出,自然满城欢欣鼓舞,民间对于子婴封太子毫无抵触,而且还都非常理解,毕竟扶苏是为了救始皇帝才有此一劫,用自己的命换回始皇帝一命,而扶苏本就是太子,虽然没办法登基当皇帝,但封子婴这位太子嫡长子为储君,可以看得出皇室是一位重情重义的仁义帝王。

  而且陈旭是太子太师,有身为仙家弟子的清河侯辅佐,将来子婴一定会成为一位贤明仁德之君。

  太子婚礼,自然不能太过简单,三书六礼一样不能少,而且繁复无比,从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到完成整个婚礼,即便是为了冲喜样样从简,但至少也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并且因为熊心本是楚国王室后裔,因此始皇帝还亲自下旨,要求礼部安排如今还居住在咸阳的楚国王孙贵族等都作为娘家人参与这场婚礼,并特别要求六国王孙作为嘉宾观礼,并且还给熊心封了一个楚南公的县公虚爵,没有食邑和封地,但田地房产车马奴仆等都配置齐全,以不让将来这个皇亲的身份太尴尬。

  子婴的婚礼自然由礼部慢慢去操持,和陈旭没有半分关系,他只是为了彻底碾死子婴对于虞姬那份不合时宜的念想而已。

  而子婴在父亲去世,又突然当上太子这冰火两重天的悲喜交加之中,似乎一下也变得成熟起来,对于皇帝和陈旭的安排非常服帖,数次亲自到陈旭府上连番拜访请安,感谢陈旭为扶苏和他所做的一切。

  对于子婴的变化,陈旭自然也感到一丝欣慰。

  任何感情,都抵挡不过时间的消磨,何况在这个奢言爱情的时代,皇族尤甚,更何况娶初恋为妻这种事,在后世婚姻自由的年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是极其奢侈的想法,很多情窦初开发誓要恩爱一辈子非你莫嫁非你不娶的少男少女,在小学初中就被双方父母用棍棒拖鞋早早的把这份感情揍的体无完肤。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即便是贵为太子,也照样不能随心所欲。

  初恋,就是用来折磨你的,让你明白活在这人世间就不能随心所欲,哪怕你权势滔天,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爬上别人的床,当过几年初恋指着你让孩子喊叔叔的时候,你才真正明白,实际上所谓的初恋,也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遥远记忆罢了,那淋过的雨,吹过的风,都不如撸串来的痛快。

  不操心政务,但陈旭却还有许多事仍旧要关心。

  林仙儿怀孕的事要及早处理,拖得越久越明显,于是十一大祭过后,陈旭便以复查伤势为借口,安排人将徐福请到侯府为林仙儿诊断。

  在身边所有人中,陈旭信得过的人不多,但徐福肯定是最核心成员,虽然两人来往似乎并不密切,但却都是心照不宣的互相保守各自的秘密。

  “恭喜侯爷,林夫人的确有喜了!”徐福一番切脉观色之后,很是激动的到客厅对陈旭拱手道贺,而且拱手完毕还伸手要赏钱。

  陈旭脸皮瞬间黑的滴出墨汁来,没好气的将徐福的手打落下去说“谁告诉你是本侯的种,本侯回京师才不过十多天,而且一回来便在病床上躺到昨天,妻妾都还没碰过。”

  “啊?!不是侯爷的,那……那是谁……谁的,林仙儿不是您安插进春芳园的卧底吗?”徐福嘴巴张大能够塞进去一个大鸭蛋。

  自从陈旭当晚冲入皇宫平叛,林仙儿出现一句话戳破胡亥手中的诏书为假之后,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林仙儿其实一直都是陈旭的人,赵亥等人上了一个黑当,那些平日当着李仙儿的面讨论篡位发财的卿侯官员,也瞬间如丧考妣心神崩溃。

  今天陈旭这般小心翼翼将他请入太师府为林仙儿诊断,徐福自然以为林仙儿怀的也是陈旭的种,不过陈旭如此一提醒,徐福愣了许久之后也回过神来,从时间上来说的确不应该是陈旭的,而且联想到林仙儿的身份,很快便想到孩子的爹是谁。

  “那是少公子的?”徐福小心翼翼的问。

  “嗯!”陈旭微微点头。

  “侯爷,那这孩子留不得啊!”

  徐福一听瞬间感觉一阵毛骨悚然,然后急切毛遂自荐愿意开一副打胎药,帮助陈旭彻底斩除这个后患。

  “不行,仙儿自己想把孩子生下来,你不是帮本侯开打胎药,而是要想办法帮她找个爹!”陈旭一口拒绝。

  “找爹……”徐福满脸痴呆状愣了许久,然后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侯爷,福只会看病,不会做媒!”

  “你就没想过自己娶个小妾?”陈旭翻白眼儿。

  徐福……

  徐福走了,走的很匆忙也很爽快,如同被狗撵一般,连夜买的火车票……嗯,诊金都没要便急匆匆催促车夫逃出了太师府。

  对于娶一个林仙儿这种无数王侯公卿都馋涎欲滴的优伶,徐福也还是很有兴趣,但喜当爹这种事例外。

  尤其是林仙儿腹中的这个胎儿很要命,一旦将来事情暴露出来,只怕遗祸全族。

  因此即便是徐福与陈旭好到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也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美丽的诱惑,决心回去之后开始修炼葵花宝典,免得陈旭强行将这个祸害塞给他。